风致是个孤儿,从小被天雷帮主风天烈收为义子,并传授绝学轰天雷电拳、惊天风神腿,已经是绿斗气级别的青年高手,而他今年只有17岁。风天烈48岁,天生勇武,已经是江湖为数不多的紫斗气高手。他前妻生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长子风雷27岁已经是半蓝半红斗气,娶妻江南名门丁氏长女丁嫚。长女风铃23岁,一年前老公死於意外,现在寡居在家。二女儿风雪16岁,是後妻林红鱼所生,红鱼30岁。他还有两个徒弟大徒弟高占30岁,是天雷帮大总管。二徒弟水清音24岁。天雷帮在他的领导下已经是江湖第一大帮。而他为了在天下武术大会上夺冠,最近一年已经把帮中大事交给风雷管理,自己则潜心修炼,一心想练成帮中只有帮主才能修行的「天烈决」。已经闭关三月。 只见屋内水汽迷漫,大浴桶内正有一位少妇一手扶着桶壁,一手正在那丰挺高耸的双峰用力揉搓。只见那颈白似雪肤若凝脂,侧弯的娇躯,使得背部勾划出深深的弧线;胸前双乳紧耸,中间深深的乳沟衬出两颗红灩灩微翘的乳头,像是雪岭上的双梅让人垂涎欲滴。闻一声动人的娇喘,满头秀发似瀑布垂下,一副动人的娇躯也慢慢滑入水中,渐渐的连头也没入水里,青丝漂散合着水面上的花瓣轻轻的动荡,时间好像在这一刻静止了,一切是那麽的详和。然後,在水声「哗啦」里,一张吹弹得破、动人心弦的脸露出水面,正是干娘林红鱼,娇靥光滑细致、眉目如画,清洗过後的肌肤微微泛红,两手横张,搁在澡桶边缘,特大的桶子又高又宽,两脚微踢,桶里的水渐起波澜,水流滑过股下,乌黑茂密的阴毛像一团水草漂摇,起伏有致。 林红鱼30岁天生丽质,风流绝代,和风天烈成婚的这些年里,老公英武强壮而且床上功夫非常好,又懂得情趣,自结婚以来两人几乎是天天做爱。红鱼已经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对性慾的需求一天强似一天,20岁的女人可以忍,30岁的女人忍不住,更何况她本来就不是个能忍得住的女人,16岁的时候就和表哥护花剑陆卓文勾搭成奸。结婚後每天能和老公享受性爱也就不再勾引男人,现在老公为了习武冷落乐自己那迷人的小骚屄,而现在想勾引男人身边看得上眼的男人都对老公忠心耿耿或是敬畏有加,搞得她最近慾火旺盛的要命,每天都要手淫数次。今天夜里睡不着又来冲凉房洗澡,虽然把热水搬回自己房间洗也不是不可以,但一想到可能被人偷窥,那种强烈的刺激已经让她受不了了,於是不该发生的终於发生了。 风致看得慾火中烧,忍不住将巨大的肉棒掏出来用手套弄着,龟头已经渗出晶晶亮亮的液体,正在天人交战之际,听到乾娘如此的淫呼浪叫那里还能忍耐?於是用力撕掉内裤,挺着巨大的肉棒冲入房内。 一时间,乾娘被风致这突然的闯入吓呆了,她的手停止了动作,整个人似乎已经强住!风致急忙把握机会,冲前一把抱住乾娘,将头埋在乾娘胸前两座豪峰之间不停的摩擦,嘴里更是呢喃着:「乾娘!我好爱你…从我入门第一天看到你时,我就知道我今生已经不能没有你了…乾娘,给我一次,好吗?」乾娘似乎还是没有清醒过来,有点吃惊、羞惭,自己心爱的乾儿子竟然抱着自己求爱,儿子刚才还在一丝不挂的给他表演手淫!而他胯下的那个鸡巴竟然比起老公毫不逊色,那麽的诱人,真想舔一舔。但她还是用力挣脱了,虽然心里想的要命也要把表面功夫做祝嘛!她一边向外走一边到:「风致,我们不可以的,我是你干娘啊。」风致怎能放过如此机会?他从背後抱住乾娘的玲珑玉体,双手在她丰满的玉乳上用力揉搓:「乾娘,我喜欢你﹍﹍我要你﹍﹍」 红鱼此时已经情慾如炙,小骚屄里淫水泛滥,尤其乾儿子那热胀硬挺的鸡巴在自己丰臀上侧的摩擦更让她久旷的小穴无法忍受。被刺激得春心荡漾、饥渴难耐,她无法再装蒜了,顾不了为人干娘的身份,她那久旷的小穴湿濡濡的淫水潺潺她娇躯微颤、扭头张开美目杏眼含春叫了风致一下,乾娘接着说「风致,你。你想跟乾娘快活吗…」风致用力的点点头。 饥渴亢奋的红鱼岂肯就此轻易放过这送上门的「在室男」非得让小穴也尝尝风致的鸡巴不可,红鱼握住泄精後下垂的鸡巴又舐又吮一会儿就将鸡巴吮得急速勃起,随後将风致按倒在沙发上「乖儿…让红乾娘教你怎麽玩…好让我们快活快活」红鱼赤裸迷人的胴体跨跪在风致腰部两侧,她腾身高举肥臀那淫水湿润的小穴抵在风致那根又粗又大的东西上,雪白的大屁股?了起来,把大龟头抵在她那两腿间的幽从里,缓缓坐了下去。「啊——」红鱼惊叫了起来,风致的东西这麽大,将自己的阴道塞得满满的,那股子胀裂的酥麻感觉使得她每坐下一分就忍不住尖叫一声。风致少年的虚荣在乾娘不堪承受的惊叫声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红鱼直到感觉到那根大粗棒顶进了自己的子宫里,才停了下来,这时的她已是粉腮火红滚烫,动也不敢动了,可没一会儿,蜜穴里传来的无法抑制的麻痒使得这位乾娘忍不住在惊叫声中起在乾儿子的胯上没命地耸动起来。 风致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大肉棒是太粗大的,只是发觉乾娘腻滑富有弹性的阴道收缩得更紧了,他抚摸着干娘分骑在自己胯两侧的粉润雪白大腿,?眼看去妇人的俏脸晕红娇艳,他那被干娘吞进蜜穴里的大肉棒不由自主的更大了几分。 「啊……啊,小坏蛋…怎麽这麽狠心…呀,顶到花心了」红鱼兴奋之极的嘶呼着,紧蹙黛眉,美眸眯成了一条缝儿。看着身下少年健壮的身体,俊美的容颜,芳心又爱怜又羞愧,这种异常的感觉让乾娘不自觉地更加发挥了女人天生的媚术,用自己玲珑香馥的雪白肉体尽情挑逗着少年的慾火。风致半闭着双眼,在乾娘又一次尖叫着达到了高潮後,猛的坐起身来,把乾娘抱入怀中开始疯狂地挺动起来,发出兽性的吼声。红鱼早已屈服在少年粗壮的阳具下,如瘫似涣的娇哼着,乾儿子那根又大又硬的肉棒在自己的滑腻阴道里来回耸动摩擦,强烈的刺激使得自己浑身像要融化了似地。 红鱼喘息着享受着干儿子性交後的爱抚,渐渐恢复体力,她回报的抚摸风致的身体:「哎呀,小坏蛋还这麽硬啊!」她媚笑着打了鸡巴一下。「都是干娘你太漂亮了嘛!」 「哼就会说好听的讨好我,你呀长的俊,嘴又甜,还有啊,嘻嘻,鸡巴长的又厉害,可要让女人害相思病了!」红鱼笑着用小手套弄他的鸡巴「老实告诉我,和几个女人玩过?」 「乾娘,我这是第一次啊。」 「还骗我,那麽会操穴怎麽会是第一次玩呢?乾娘又不吃醋,只要你喜欢找那个女人我都不反对,只要你--别忘了我,就行了,乾娘随便你玩。」 「我真是第一次,不过在大哥房间看过一本书,都是将那方面的事情的,所以就会了」 「你大哥从来不看武学以外的书,那一定是你嫂子看的了,小骚货,是不是熬不住了!」 「好干娘,你岂不更骚,看看我的鸡巴胀的好难受,在来一次嘛?以後做爱时我就叫你姐姐好不好」 红鱼在他的抚摸下早已春心在动,於是爬起来将雪白的肥臀高高翘起,摇晃着扭头骚浪的叫道:「乖弟弟,这一招你会不会啊?姐姐的穴儿好痒啊!来操我啊,大鸡巴哥哥!」这个荡妇被干儿子操的欲仙欲死连大鸡巴哥哥都叫了。风致惊喜的道:「好姐姐,连隔山取火都来了!」他跪在红鱼背後,小腹抵在她的丰臀上,一手按在她的屁股上,一手扶着鸡巴从她股下刺入她那粉红娇嫩如少女、淫荡骚浪赛荡妇的小骚屄中,顺着她那四溢的淫水操弄起来。 绝艳武林(全)(二) 「…啊…爽…棒…姐姐好舒服…风致…插姐姐…乾姐姐…」红鱼淫叫声音一开始就停不下来。「…嗯…好…风致…好舒服…你…将姐姐的…塞得好满…好充实…嗯…」「姐姐,你说我的什麽将你的什麽…我没听清楚。」风致故意逗她,并且加快抽送。…啊…你…坏…明明知道…啊…好…」 「姐姐,你说嘛,你不说我就不玩了。」说这风致就停了下来。 「哎呀…你好坏…人家…好嘛…我说…你的…鸡巴…好粗…把姐姐的…小穴…插得满满的…姐姐好舒服…你不要停…姐姐要你…插…小穴…好痒…」 红鱼的淫叫声让风致更加疯狂的干她,他有时用抽插的插进小穴里,有时则摆动臀部让宝贝用转的转进小穴里。而红鱼也不时扭着屁股配合他的宝贝。红鱼还一面扭屁股,一面高声叫着说:「啊…好舒服啊…啊…啊…风致…啊…哦…啊…风致…酸…死了…你干得…姐姐…酸死了…」 「啊…插…吧…风致…你这样子…从後面乾姐姐…会使姐姐更觉得你…真的好大…好大…喔…姐姐真的是…爱死你的这根…大…宝贝了…啊…啊…风致…用力…用力干姐姐…啊…嗯…」 风致从红鱼的身上爬起来,抱着她的屁股,扭动着屁股用力冲刺,红鱼伏在床上手紧紧抓住被单,口中发出令人欲仙欲死的美妙呻吟。 突然风致把大鸡巴从她小穴中抽了出来,她扭头急切的叫着:「给我,大鸡巴哥哥,我要你操我,快,不要停下来。」风致让她躺在床上将她的双腿夹在腋下,大鸡巴直捣黄龙,插入她的阴道深处,用力研磨数下,红鱼的淫水就不断的涌出,口中更是浪叫。「啊…真美死了…」大龟头抵住花心,红鱼全身一阵颤抖,阴道紧缩,一股热呼呼淫水直冲而出。双手紧紧抱住他,双脚紧缠着他的雄腰,扭着细腰肥臀。「宝贝…用力操…吧…姐姐的小穴好痒…快…用力插…我的儿子…大鸡巴哥哥…」风致被红鱼搂抱得紧紧的,胸膛压着肥大丰满的乳房,涨噗噗、软绵绵、热呼呼,下面的大宝贝插在紧紧的阴户里,猛抽狠插、越插越急,时而碰着花心。每次操到底就研磨数下才抽出。 红鱼的两条玉腿上举,勾缠在风致的腰背上,使她紧凑迷人的小肥穴更是突出地迎向他的大鸡巴,两条玉臂更是死命地搂住他的脖子,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浪扭着「哦…我痛快死了…你的大宝贝又碰到…姐姐…的子宫里…了…」 红鱼的呻吟越来越微弱,风致想她已经高潮了,继续狂抽猛插,他只觉得红鱼的子宫口正在一夹一夹的咬吮着自己的大龟头,一股像泡沫似的淫水直龟头而出,流得床单上面一大片。风致也达到射精的巅峰,他拚命冲剌。宝贝在小穴里一左一右的抽插,研磨这红鱼的花心,风致叫道:「姐姐,我快要射精了…快…」 他用力的将红鱼雪白的大屁股?离了床榻,下体向前没命地挺动了两下,把大龟头顶进乾娘阴道深处的子宫,那剧烈释放的火烫热流一股股地击打在红鱼的花蕊里。红鱼让男人把大肉棒伸进自己子宫里射精的时候,此刻那种令她快活得死去活来的感觉让这位美妇迅速地又攀上比刚才更高的高潮里。「天呀……」男人的雨露滋润的她美眸迷离,娇哼着扭动着那诱人犯罪的雪白大屁股,丰满白嫩的肉体如八爪鱼似的缠紧了身上这位健壮的少年。 两人快活地颤抖着,喘着粗气,半晌後红鱼的魂魄才从天上回来,她细细娇喘着瘫软在乾儿子的怀里,红透了粉腮,纤纤玉指理了理自己零乱的秀发,水汪汪的媚眼看着这个让他欲仙欲死的男孩:「宝贝,乖儿子,我在也离不开你了。」两人热吻着,用水冲洗着,风致初尝美味不禁又想来一次,可是红鱼的小穴已经承受不了了,无奈之下只好用乳房和小嘴满足了他一次,等他过足了瘾已经天光放亮,各自会房休息。 汪的美眸斜瞟了少年一眼。 自从和风致偷情以後,林红鱼的日子过得快活的不得了,夜夜春宵乐此不彼。以前一心想要老公出关好好享受性交的快乐,现在反而希望他闭关久一些,好让乾儿子多操几次,虽然老公也是个性交高手可是毕竟不比偷情来得刺激,而且年轻人初尝美味,什麽花样都想试,反而享受了从老公那里得不到的快乐。 这天妹妹林青鱼来看她,她有两个妹妹,青鱼27岁嫁改武当弟子白龙剑客叶天明,在她没成亲的时候除了和表哥陆卓文偷情以外,解决性慾全靠和妹妹磨豆腐,还有那个从云南带回来的双头假阳具,妹妹的处女膜还是她捅破的呢!小妹林银鱼20岁,还没有成家。 姐妹两有说不完的悄悄话,谈着谈着就谈道了夫妻的闺房之乐。 红鱼搂着妹妹诱人的娇躯:「小骚货那可爽死你了!」 青鱼笑着说:「那当然了。姐姐尽管你那宝贝还不错,但被男人拥抱的滋味可是全然不同呢!靠在他厚实的臂膀上,听着他沈重的喘息声,背上渗出的汗水所散发出来的浓郁气味,可不是宝贝所作得到的,加上他在你耳旁轻声细语,含着耳垂说着挑逗的话,更是令人兴奋,他的技术又好,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有时轻磨,有时深插,有时旋转,有时直进,十只手指好像各自独立一般,爱抚到我乳房及私处的每个敏感地带,舌技就更不用说了,吹弹勾舔碰更是样样直深入心坎里,真是妙不可言!」 「现在还每天和你做爱,真是羡慕你啊!」 「唉,最近他师父要他加紧练武,好参加下次的天下武术大会,已经三个多月没和我做爱了!」青鱼幽幽的说「和我那口子一样!不过看你不想是性慾不能满足的样子啊?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有野汉子?」红鱼坏坏的笑着。 「你也不想啊!你是不是有野汉子了?」青鱼反过来问姐姐。 红鱼一边去呵痒一边追问:「老实交代!快说,快」这是青鱼的死穴,一会儿就开始讨饶了:「好了,我全招了,我招还不行吗?」 原来叶天明有个弟弟叶天翔,今年17说,是老夫人最宠爱的孙子,和她关系也很好,谁知道他暗恋着自己的嫂子青鱼,一次在春游时就是这麽和她闹着玩,把她呵痒呵的浑身瘫软,倒在小叔子怀中,被那股诱人的男性气息诱惑着,被勃起的阳具顶着软翘的屁股,她那久旷的小穴早就淫水潺潺,在加上热吻、爱抚他们就郎情妾意、一拍即合,早就和老爸的小妾偷过情的叶天翔就轻易的给哥哥戴了顶绿帽子!自此两人就时常偷情,最近好像公公有些警觉,她才藉着看看姐姐的藉口出来,分开一段时间。 「那麽你呢?骚姐姐?」 红鱼一边挺动着丰臀一边淫笑着说:「想不想试试我乾儿子的鸡巴?小骚货」青鱼被假鸡巴干的正爽,於是淫声浪呼:「我要…我要你乾儿子的大鸡巴,啊…用力…我要!」 突然门被推开了一个年轻而充满磁性的男人声音:「既然阿姨召唤,侄儿怎能辜负您的期望!」正是那个能令女人欲仙欲死的风致! 「啊!好!快﹍﹍爽死了!啊﹍﹍」青鱼兴奋的上下扭动着屁股,二人的交合处因为过多的淫水而发出噗哧噗哧的响声。从来没有被两个人弄过,一男一女已经让自己疯狂了,如果时风致和叶天翔一起操自己,那还不得爽死,脑海里淫秽的想法更增加了她性交的情趣淫声自然不断:「喔……好爽哟……亲丈夫……姐姐的小穴……被大鸡巴插得好舒服哟…亲亲老公,大鸡巴丈夫……好充实……」 红鱼一听妹妹这麽浪更将屁股下压,整个小穴压在风致脸上,同时手环在背後抚摸着妹妹丰满白嫩的屁股香舌在妹妹雪白的胴体上慢慢向下滑,知道脸贴上妹妹的大腿,她舔着两人的交合处,舔着妹妹的阴唇,当妹妹屁股?起来时就舔风致那沾满爱液的鸡巴,将妹妹的爱液吞下去,而自己那不断涌出的爱液也被风致吃了个精光。她一边舔着风致的肉棒,一边不停地摆动屁股来配合风致的舌头,风致也尽量的把舌头伸进红鱼的小穴,红鱼也被风致舔得淫水不断地流出来。「啊﹍﹍儿子﹍﹍好!用力吸!啊﹍﹍快!啊﹍﹍淫穴好舒服!喔﹍﹍」 青鱼的腰不断的左右摇摆或上下套动地迎合风致往上顶的肉棒,而风致一边抱着红鱼的腰不停的舔着她的小穴,一方面不断的?上?下腰让肉棒插着青鱼的小穴。这双重的刺激使风致禁不住要在青鱼的体内射精,而青鱼也好像受到感应似的,她慢慢地加快速度,而且坐下来时一次比一次大力,使风致的肉棒更深深的插到她的小穴里,肉棒次次撞到青鱼的子宫,终於一起达到高潮。 风致?高腰,让肉棒就顶住青鱼的子宫射出浓度十足的精液,而青鱼好像意犹未尽还在摆动下体,而且不断收缩阴道,像是要把风致的精液全部吸乾似的收缩。「啊!真的爽死了!我不行了!喔﹍﹍」